香香之我周旋在几个男人间的情绵事 - 优优色影院


.
  开会已经迟到了,我心里还是比较着急,色齐则不然,(他是甲方当然不急)一脸满足来回抚摸着问:「香香,
你觉得舒服吗?喜不喜欢?」


  摆脱啊,老大,我不舒服能在着大庭广众之下和你交…欢吗?我想是想,可是不能这么粗俗的说。我整理自己
着对色齐说:「齐经理,您别笑话我了。」嗲吧,娇羞吧,男人最怕这两招了。「我们去公司开会吧,好吗?」


  「好,听你的,我们快去快回!」他掐了我屁股一把,我赶紧遛上自己的车,紧踩油门,火速来到公司。色齐
紧随其后。心想:色齐,该你表现的时候到了!


  有人注意了没?我没穿底裤上班的哦……微风肆无忌惮的抚摸我的身体,清凉的感觉带走我身体里残余的火焰,
被滋润的女人似乎更慷慨些,微笑着回应来来往往同事的招呼,当我走进电梯时,突然觉得下面什么一点点湿润,
额哦……,我小心翼翼的退到电梯最里侧,以免尴尬难堪,然后最后一个走出电梯,奔进洗手间。


  刚进洗手间,这个色齐也跟进来了,我的天啊,饶了我吧!难道我遇到了传说中的「狼人」?


  要真是这样,那别怪我不客气了,我可是不折不扣的吸血鬼和狼人的后代——吸血狼人,叫什么名了?忘了!


  停止胡思乱想,没好气的问色齐:「喂,这可是GIRLS ROOM你来干嘛!」


  他色迷迷的看着我说:「就是来看看你啊。看看我的宝贝,什么事儿这么着急跑进来啊。」说着一直摸着我的
俏屁屁。


  真是哭笑不得,这个地方能什么事!超级紧张蹲下看看有没有人,然后小声跟他说:「这可是公司,别让人看
到,不好。」然后边赶紧拿纸巾清理这只狼残留的体液,边推他出去。这要是让同事看到,以我这个脸皮倒是还能
继续干下去,可是终究是一层窗户纸,最好谁也别捅破,以免发生内战,这可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开完会,我找你!」他这个猴急啊,真怀疑他的年龄,怎么精力这么旺盛呢!


  「快去进去吧,大家都等着开会呢!」他亲亲我转身走了。


  我补过妆整理好之后进入会议室。


  心里确实打鼓:不知道迎接我的是一场顽战还是对方缴械!无论那种我都处于战斗状态,一计不成尚有二计紧
随其后!香香,这就看你的魅力到底足不足了。


  轻快的步伐一脸的自信走进会议室,除了我,甲方和三位乙方都已经准备好。刚落座,甲方代表发言(色齐)
「经过这段时间的考察,我们安排你们几家公司做进一步了解,我们对这次的项目很重视(色齐和我对视一眼),
所以更会公平审慎对待这次竞标(好像反之亦然)。Blah, blah , blah …好,具体细节就从华融公司开始介绍。」


  我打开幻灯设备图文并茂介绍我公司产品利弊:「我们公司这次的产品虽然不算是新型的,不过口碑很好,从
材质上要优越于今年新品,虽然新品优化了安装难度,不过也因此造成密闭性以及减噪性不如我们现在用的产品,
我们产品虽然价格每平方略高于其他几家,相对应的性能和质量也好很多,后期处理问题相对较少。具体信息演示
Blah blah blah………,综合来讲我们公司使用和推荐的这种产品性价比都高于市场其他产品。我们也是相当有诚
意为这次工程提供材料及各项相关技术支持。」


  一直以敬业的态度对待这次招标会议,让色齐多少有点吃惊,说道最后的诚意,我迅速环视其他竞争对手,随
后趁大家没注意的时候给色齐一个暧昧的眼神。看到他眼里的笑意,我忙收回视线。


  我知道因为我们的产品比其他公司价格稍高,这样就会让色齐在这次GOVERNMENT–FUNDED PROJECT中获利减少,
关系到切身利益,怎能不让我使出浑身解数!


  待其他三方介绍完,色齐简单的宣布:「鉴于四家公司产品各有利弊,我们考核之后决定……」说道这里,色
齐顿了一下,我看到其他几个乙方也都稍显紧张,眼睛不离色齐,耳朵竖立,心跳加速的等待结果。毕竟这次项目
不小,一块肥肉,谁吃谁香!


  这样吧,我看华融和鼎昌两家公司比较有竞争力,我们再斟酌斟酌,考察一下,明天定你们其中一家作为这次
项目提供商。」鼎昌是价格最低的,我们是质量最好的,色齐这样做无可厚非,当然前提是没有吃了我这块豆腐!
听到这里我恨得牙痒痒,这个色齐难道是口蜜腹剑,笑里藏刀!?


  散会后,我留下来没走,因为色齐没动,我要问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会议室有监控设备,我朝色齐使了个眼色,带他走了出去。心里一直琢磨,这个色齐怎么说一套做一套,难道
他还想摆老娘一道不成!本来今天就可以定下提供商,可他偏偏给我来了一个周瑜讨荆州,费力不讨好!莫非是我
给齐嫂的电话打草惊蛇了?


  我还没想明白的时候,色齐扯着我进入了紧急通道,四下看看,无人。还没等我开口质问,他先把脸沉下来问
:「你什么意思,和秦樱背着我私交?还给她打电话让我给你文件?你还打算为了合同要威胁我吗?」(秦樱是他
老婆)他抓着我胳膊的手越来越用力,我疼的低下了头。


  心里打个冷颤:这个色齐果然不简单,直截了当把我拆穿,我万万不能承认,否则这就是对色齐的藐视和侮辱,
男人的脸面一定要留。真可谓姜还是老的辣,早上还和我激战一翻,随后竟然翻脸!对我那么温柔竟然给我一冷刀,
这个笑面虎,是我大意!越想越气愤!我抬起头。准备把事情说清楚!


  色齐说完不言语,等着听我的解释,我缓缓抬起头,眼里含着晶莹的泪花看着色齐。色齐一看我眼里有泪,脸
色的怒火减少了一半,疑惑的看着我。


  调整了一下紧张的情绪说:「齐经理,昨晚我看您从我家楼下离开的时候生气了,我觉得是我不好,可是又没
法跟您解释,所以想到了樱樱姐,想让樱樱姐在您面前给我说点好话,好让您消消气,要是我想要挟您的话,怎么
可能在我们还没什么的时候找姐姐呢,那时候我们还是普通的合作伙伴,我拿什么要挟您呢?况且就算有什么,难
道这段时间的接触,您认为我是那样的人吗?如果您真那么看香香的话,我再解释也没用。」我看色齐脸色恢复,
伸手拿掉他握着我手臂的手,转过身,抽泣着。


  女人的眼泪不是偷偷哭泣用来浪费的,是要用在刀刃上让人看着心动的!


  「这段时间的接触,我被您的学识幽默温和体贴深深吸引,所以才情不自禁,不顾影响,难道您认为我跟您在
一起就是为了合同吗?难道您觉得一纸合同能卖的到我的清誉吗?哎,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
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其实要是我不了解自己,我都相信自己的这翻话了!)说完我便
要往外走,走了没有?这不还有一个「要」字嘛!


  色齐看我抽动着消瘦的肩头楚楚可怜的陈述完就要离他而去,马上抓住我的手,揽我入怀!


  到了公寓,他深深的吻了我,没说什么,我下了车走进公寓,回头?不回头?


  这个时候回头表面上是说我喜欢你,心里其实是我故意让你有这样的感觉!


  不回头表示我不在乎你,如果是真心喜欢的话不回头就是:我不敢回头,怕看到的是失落。


  我们这个时候我当然选择前者。


  回头,看着他,他没开车走,看着我。


  他看着我,我看着他,我们谁也没动,这时候要注意了,别傻乎乎的摆手说是目送对方,女人牵住男人心的一
个办法就是让他知道我可以随时离开他!所以我转身再也没回头的走进去。


  确实看不透他的想法,让我有点挫败感,这个时候当然要扬起高傲的头,潇洒的离开了。


  回到家,打开所有的灯,让光照射到每个角落,赶走我内心的恐慌。


  楼下他的车已经走了,心里的疑惑还存留着。对窗的灯投射着男孩的身影,很羡慕他,年轻没有功利心多么轻
松自在。


  走进浴室,好好洗个澡,放松一下,今天紧绷的情绪。


  玫瑰花瓣,薰衣草很有效的舒缓催化剂。打开音乐,钻进热水中,嗯…好舒服。确实好累,身心俱疲,不知不
觉睡着了。


  突然我被一阵急促的敲打门声吵醒……我迷迷糊糊的起来围了条浴巾开门,就看一个怒火冲天中等个头扫眉小
眼微黑的中年男人站在那,看到我表情微微平缓了些,口气还很冲的对我说:「你怎么回事,你在家怎么还没关水
龙头?你知不知道你把我家天花板淹了!」说着,这人就走了进来,看看我的浴室,看看我。


  哦,我才知道刚才从浴缸走出来的时候满地水:「对不起,我忘记关了。你核算一下损失我赔给你吧!」说着
我俯身关了水龙头,起身看着他。


  他脸上的怒火没了,却看到了真正的邪恶!我看看自己,才意识到自己这样实在有失风化,边走进卧室,边对
这人说:「今天晚了,了,明天我们核算一下,行吗?给你造成的麻烦,真是对不起。」我拿了一件睡袍,套在身
上,一转身,正和这个男人撞了个满怀,我忙退后一步,想套上睡衣。此人却一脸坏笑。


  我见状不妙,后退对这个这人说:「你的损失我赔偿,请你马上出去!」这人抓住我的胳膊,想把我拽到床上,
还说:「别喊,哥哥让你舒服舒服!」


  我这个气啊!你让我不喊就不喊啊?我怎么那么听你话呢!扭头我就对着隔壁大叫一声:「有色狼救命啊!」
这人马上用手捂住我的嘴,我顺势抬腿朝他裆下狠狠的垫了一下,他马上疼得大叫:「哎呀!你个骚娘们!偷袭我!」
还好意思说我偷袭他,我拿起身边的干花,没工夫和他理论,直接对准他的眼睛戳了上去,这时候他的手已经不够
用了,一会儿捂眼睛一会捂裆下,还想扑过来。哈,真是越挫越勇啊!我刚要伸手抄起台灯,就听见屋里跑进来一
个人,此人脚蹬休闲鞋,身穿运动衣(没人给我广告宣传费我就不写品牌了),手拿棒球棍,冲进我的卧房怒目而
视向我扑来的色狼。此人是谁?正是隔壁男孩!我一看救兵来了赶紧表现柔弱,轻轻抽泣酝酿眼泪,不然我优雅的
形象在他面前不就毁了!


  他给了色狼后背一棒,色狼扭身一看,坏了,今天恐怕是曹操下江南,来得凶败得惨啊!赶紧灰溜溜的跑了。


  我感激的看着眼前的英雄,他关切的问我「怎么样,那人欺负你了没?」


  我强挤出一滴眼泪:「幸亏有你,不然我今天就被侮辱了!」说完假意抹着眼泪。


  「香香,是我错怪你了,是我接触了太多现实不得不凡事提防啊!我又何尝不是: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
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哈,我们还很合拍!)香香,明天签完合同,我
们出去玩几天吧!」色齐提议,意欲补偿。


  「可是我这里还有工作呢,没法向领导交代啊!」我看把色齐说动,心里放松不少,对两人出去也没排斥。


  「不要紧,你这里我来给你解决,只要你同意就行。」他在我耳边耳语,手在我身上游走,弄得我痒痒的,咯
咯的笑着推开他,点点头。


  他看我不生气了,俯身在我耳边嘀咕:「我想要你了!」


  我用了最恶俗的一招:推开他,嘴里念着「你真坏,讨…厌…!」转身跑了。听到身后他开怀的笑声。心想:
哈,多原始的调情都不为过!


  下午常规的工作刚做好,准备下班。色齐的电话就来了。


  「香香,下班了吗?晚上一起吃饭吧!」他这股**成燎原之势啊!


  「齐经理,我这里还要加一会班,今天恐怕是没时间了。」不采取缓兵之计我可是快招架不住了。


  「你们领导怎么回事儿,给你这么多工作,我到你公司了,你等着,我和你们领导谈谈。」这人真是急脾气,
还超级霸道。


  「别,不是给我安排的多,就是最近项目比较赶,大家都加班。」可别来,要是来还不知道等着我的是场什么
类型的角逐呢!


  「行了,你别管了。」啪,这人还没等我说话,就把电话挂断了。


  真无奈,我该怎么应付他呢,吃饭倒是不怕,怕只怕吃完他不肯放过我,真怀疑,难道他吃药了不成?


  正想着,电话又响了,色齐告诉我可以下班了,在门口等我呢!好么,现在他成我领导了!


  我走出公司,他看着我窈窕的身姿,美美的站在车旁,眼里放着奇异的光(其实就是色色的,我换个词而已)。
待我一步一步走进,他打开车门,我钻进去的同时,他低低的在我耳边念了一句:「你真诱人!」然后关上车门。
我被他一而再的挑逗,羞臊的脸红扑扑的,他上车后看到,我娇滴滴的样子,毫不忌讳的,捧着我的脸蛋儿猛亲了
一口。


  「诶呀,这么多熟人呢!」我拍了他一下说。


  「没事,看不到,我车膜贴的好!」他洋洋得意的启动了车。


  有人可能有疑问为什么色齐对我这么痴迷呢?是真心的吗?


  其实先解决第二个问题,我们这种关系,不要自以为是的动真情,谈真心,充其量这是**,**燃烧的这几日而
已。


  然后说说第一个问题,以我许久的经验来看,男人喜欢**的女人,不喜欢见人就**的;喜欢荡…妇与淑女的结
合体,不喜欢那种一眼就看出这女人YD的,那种人可以白玩。女人要拿捏好分寸,那么自然升值。


  楼上langmang说的对,女人就是本钱。


  只是有贵贱之分。


  有句话说的好:男人容易出轨是因为外界**太多,女人还没出轨是因为**的筹码不够。


  忙了一天刚做到车里,才想起了自己竟然裙内真空了一天。心有点慌,好尴尬啊!唯有一个办法拖住他,今天
最好别发生什么了。怕…怕…


  看着他的侧脸,觉得很有男人味儿,眼神里的愉悦根本看不出心机,心里暗暗叫好!色齐果然不是一般人,经
过小插曲之后能马上释怀,或者说掩饰的很好!我怔怔的看着他,突然他转过头来,和我直视,我一阵心慌,心跳
有点漏拍一样,脸又红了。色齐见状,嘴角上扬,摸摸我的头发,「看你,总那么青涩,怎么也想不到你在床上是
另一番风景!」我晕倒,本来粉扑扑的脸颊,现在一红到脖子,「齐经理,您别提了,人家不好意思的!」色齐看
我不经逗,揽过我偷空亲了一口。


  总算到饭店了,可我还没想出计策,一会儿怎么溜走呢?


  这次是一家西餐厅,安静,有格调,《close to you》舒缓的音乐听起来倍感松弛,歌词听起来让人回到了学
生时代的单纯恋情。


  Why do birds suddenly appear Every time you are near?


  Just like me, they long to be Close to you.


  Why do stars fall down from the sky Every time you walk by?


  Just like me, they long to be Close to you.


  On the day that you were born The angels got together And decided to create a dream come true So
they sprinkled moon dust in your hair of gold And starlight in your eyes of blue.


  That is why all the girls in town Follow you all around. Just like me , they long to be Close to
you.


  On the day that you were born The angels got together And decided to create a dream come true So
they sprinkled moon dust in your hair of gold And starlight in your eyes of blue.


  That is why all the girls in town Follow you all around. Just like me , they long to be Close to
you. Just like me (Just like me)


  They long to be Close to you. 我跟着轻轻哼唱着,色齐并未打断,看着我的眼神觉得更真实。


  他很好奇我以前的生活,我们这次像一对真正的情侣那样闲聊起来。


  当然聊的话题都无关痛痒,他不可能说他是怎么做到这个位置上的,我不可能说我经历了多少男人,才练就这
身本领。


  我们边聊边吃,似乎一切都那么自然。


  席间他也规规矩矩,真令我意外。


  吃完饭,他拖着我的手我们走到车里,我轻松的忘乎所以,我们聊着聊着,他驱车到了一个安静的小区停下了。


  深情款款的看着我。一看这眼神,我就明白了,心想:哈,完了,脑袋都想些什么了!真是恨铁不成钢,我还
太嫩了!现在可好我的缓兵之计没用上,反而色齐发挥的恰到好处!


  黑夜,他的眼睛看起来格外明亮,闪烁着欲望之光夹杂着嘴角的微笑延伸到眼睛从而泄露出柔和甜蜜的光芒,
让人看了心里丝痒,好像一只羽毛轻轻划过心尖,我颤栗了一下,被他的眼神看得汗毛孔直竖,没敢继续正视他,
转过头看向窗外,心想:这眼神和之前的深吻不相上下,那种感觉勾人魂魄,让人情不自禁的心动,OH, MY GOD !
心动,多么可怕的念头,**终归于**,不能幼稚的动情!我提醒自己。


  香香」从他具有磁性的嗓音中唤出我的名字都觉得那么性感,我的妈呀,我什麽时候变成花痴了!打住打住!


  「嗯?」我应声,转过来,看着他,确实那种成熟的男人气质很迷人。我声音甜美,一个「嗯」便让他邪邪的
笑了。


  他看我微微上扬的脸疑惑的看着,轻轻皱了皱眉头便搂过我的头,深深的吻了上来。这也是我预料之中吧,其
实心里有点抗拒有点期待。抗拒的是他无度的索爱,期待的是和他细腻的温存。


  不禁让我想起一句话:女人的看家本领是撒娇,男人的拿手好戏是撒谎。那么既然我具备看家本领,不用说,
色齐也一定具备拿手好戏了。想到这,我才清醒了一点。


  我们不过是在玩过家家,你追我赶的游戏而已,何以我差点深陷迷惘!难道是我内心孤独久了?需要被呵护?
竟然觉得自己好可怜,男人的小小温柔竟能触动我内心敏感脆弱的神经,想着竟眼泪无声的流了下来。


  深吻着我的色齐温柔的抚摸着我的光滑的脸蛋儿,摸到我脸颊的泪痕时紧张的抬起头问我:「宝贝,你怎么了?」


  我怎么可能和他说心里话呢,怎么能让他知道我如此的需要关爱,如此轻易的被俘虏,说出来岂不枉费我多年
修炼的功力。我定睛看着色齐,看他一脸焦虑真的看不出是伪装出来的,只是凭借我的经验:万万不能相信男人。
以我们各自的位置,这些温存恐怕也只是**燃烧出来的产物而已。


  冷静下来,调整了呼吸,看着色齐满脸的关心,我可怜兮兮的告诉他:「我伤心的是自己工作忙得都忘了照顾
自己,忘了买条内裤穿。」说完我低下头,脸又红扑扑的了。


  色齐闻言,大喜。


  笑着搂过我舔舐了我的泪痕「香香,有我呢,我来照顾你,给你喜欢的任何我能做到的。」


  有些男人说出这样的承诺真的会让女人为之动情,如果我们不是这个关系,恐怕我已经迷失在他甜言蜜语的攻
势下了,可是我怎么会不知道,男人的承诺不过是偶尔兑现的谎言罢了。耳朵听听算了,真心在乎才傻呢!


  我一脸感动的看着色齐嗲嗲的说:「齐经理,您对我真好!」


  色齐用温暖的手掌穿过我顺长浓密的卷发,捧起我的脸不容置疑的说:「以后叫齐哥。」然后再一次深深吻了
下来,这次的吻不是绵绵温柔,带着一股澎湃之势一拥而上,我们虽然没有真情,可是却是实实在在的**,我晕晕
忽忽的任他侵袭,在成熟男人面前无需展示自己的技巧,那等同于画蛇添足,他有着娴熟的技巧,我只需用心感受
便可。


  他口中有淡淡的烟草香,身上尽是男人清爽的气味,我贪婪的嗅着他的体香。刺激着我荷尔蒙的迅速分泌。他
的舌和我的缭绕纠缠在一起,深深的逗弄着舌根而后深吸一口将我吞入口中,我配合着,大脑已经不在思考,车里
狭窄的空间让人莫名的兴奋,也或者是情愫所致。


  他松开我,我们对视着,看着彼此眼中欲火难耐的自己,谁也没开口,我们同时看了一眼后座,两人迅速下车
钻进后车座,瞬间他扑在我身上解开我胸前的扣子,撩起我的裙摆,伸手摸到我真空的身体,他的眼里透着狂野,
我解开他的束缚,他俯下身体,挺了进来与之交融。我难以抑制的呻吟出声「啊………」


  我温暖的包裹着他的热情,他俯身和我接吻,我摸着他坚实有力的屁股,身体承受着他一波一波的冲击,面对
这么强劲的攻势我发出的声音不可能是呻吟了,大声的叫着「a ……oh……my……god ……you ……are ……a really
……really……man !……you …make…me…happy !……I … feel … like … a… woman… again…! oh !
……come on ……baby……oh!……a ……a ……a ……」


  每个人在欢爱的时候表现是不尽相同,我喜欢兴奋的时候念念叨叨,看着他的表情也不排斥,反而被激励的更
兴奋。低低的嗯,嗯着,身体里某个地方被碰触后说不出的一种渴望,需求,震颤我急切的「oh…oh…come on …
…,come on ……,do not stop !that‘s right ,oh……good!……ha……a …a ……」含糊的急切的叫着,
用哼哼唧唧高高低低声音告诉他我的需求,他热切的回应着我,我难以抑制的抓紧他的身体,迎合着他的节奏。


  车内上演着活色生香,空气也变得沸腾,我们身体紧紧契合着,强烈的充实撑涨一波一波撞击着我身体敏感的
区域,震颤从那一点迅速蔓延到全身,随即一股暖流安慰了那处空房子,他趴在我身上,我们都没了力气,软软的
躺在车里。


  这就是传说中的车震!


  我们休息了一下,起身整理自己。色齐憋了半天没说话,不知道为什么这样,难道是我表现的太YD,引起他的
反感?


  女人在面对男人沉默的时候,切忌不可傻傻的开口问:「你在想什么呢?」如果这么问,多半的结果是反感,
对方还未必会说实话。


  我揣测他的心里:刚才明明热情洋溢,怎么突然沉默了?看他的样子很平常,他在想什么呢?合同?还是怎么
甩掉我?如果是合同问题,老娘可不是吃素了,别把我逼急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老丈人可不想看到你和其他
女人拍的**!如果是怎么甩掉我,那我就不担心了,合同签完,我巴不得赶紧遛!


  我正琢磨着,色齐开口了。


  「香香,我送你回家吧!」我晕,这人深藏不漏的功夫一流啊,我还以为能说出什么建设性的意见呢,诶…不
对,没有温存,没有甜言蜜语,没有爱抚,这是典型的ONS ,看来之前我是高估自己了。这样也好,大家都轻松。


  「好。」我也很平静的回答。


  路上他挑出齐秦的《别让我的眼泪陪我过夜》听着旋律和歌词的忧伤让我恍惚以为这是他在对我的陈述。我们
一路各怀心事……你的柔情似水几度让我爱得沉醉毫无保留不知道后悔你能不能体会真情可贵没有馀力伤悲爱情像
难收的覆水长长来路走的太憔悴你只留下我收拾这一切不让我的眼泪陪我过夜不让你的吻留著馀味忘了曾经爱过谁
慢慢习惯了寂寞相随不让我的眼泪陪我过夜不让你的脸梦里相对爱的潮水已经退我的真情不再随便给


  别担心只是「恍惚」而已,我还没那么花痴!


  【完】


色小姐 三及片 www色小姐 com大片 色小姐小说网 大胆人体艺术摄影 美女人体艺术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