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贩子】 二 - 优优色影院




                (二)
  即使被范伟粗暴的奸淫着,女人还是一点反应没有,大剂量的安定药片,让
她只能处在昏睡中无法做出丝毫的反抗。虽然女人没有反应,但她的身体还是被
撞击得跟着耸动,肩膀和脑袋被死死按住,只有她的屁股随着身上男人的节奏抬
起落下,不再有衣物包裹的屁股肉,不停的泛动着白色的波浪。
  只有一道微弱烛光的小黑屋里,稍稍一定就会吱吱作响的破木板床上,范伟
肆意的奸淫着这个即将被他卖给乡下男人的中年女子,作为一个二十六岁的光棍
男人,在他拐骗的女人身上随时发泄一下欲火,他已经没有什么心理障碍了。
  「我肏!我肏死你!」这种女人如死猪般的奸淫独角戏,范伟只能无趣的低
吼了两声对白,开始向女子的体内射精。憋了很久了,他感觉这次射的量很大,
鸡巴在女子的阴道里痉挛了十多次,每次都能感觉到精子冲出尿道的膨胀感。
  范伟用衣袖擦了擦自己额头的细汗,又捏着鸡巴在女子的屁股蛋子上使劲儿
抹,棒身上粘了大量的精液,磨在屁股上滑滑的抹不干净,于是扯着女人的内裤
又抹了抹,等鸡巴完全干净时,也萎缩到常态了。范伟穿好自己的裤子,望了一
眼女子溢出精液的屄口,开始为女子穿裤子。虽然买家不在意女人之前被什么人
肏过,但就要成为自己女人时还被别人肏,心里肯定会不舒服,所以范伟给这个
女子收拾得很细致,只要这个女子自己不说,应该没有人能看出来曾经被他肏过
了。
  范伟回到正屋,二蛋子媳妇只问了一句『没事儿吧』就不再言语,对于这个
女人,这种事情已经司空见惯到麻木的程度了,她知道范伟出去这么久会在那个
被拐骗的女子身上干什么,可她平静的表情就好像范伟刚刚只是出去到外面撒了
一泼尿。
  范伟和二蛋子媳妇也没啥话可说,眼睛只好盯着柜子上的破座钟的指针,等
待的时间总是难熬,他开始希望二蛋子能提前把山上的人领过来。
  座钟敲了八响,又过了一会儿,二蛋子家屋外出现了动静和隐约的人声。
  「二蛋子把人领来了。」二蛋子媳妇随口一句。屋里二人都下意识的向窗外
望去,虽然外面早已经黑咕隆咚的啥也看不见。
  又过了一会儿,听到了栓牲口时牲口的嘶叫声,紧接着房门门被推开,然后
二蛋子领着三个山上下来的乡下人进了里屋。二蛋子介绍了一下来人后,范伟发
现竟然都不是买主,心中有些不快。这时那个被二蛋子称作村长的先开了口。
  「小范啊,是这么个情况,本来吧,这次带来的人,我答应给我们村的二迷
糊先看,如果他中意留下,那就完事了,如果他不中意,再给别人看,可是刚才
二蛋子去我家找我时,被别人发现了,一会功夫,没媳妇的人家都派人跑我家守
着去了,说什么要搞公平竞拍,谁出的钱多归谁。你看这事整的,人一多啊我这
村长也没辙,所以只好我们几个村委会的人先过来,把你和女人一起都接到我们
村里去,价钱呢,你和那些要买媳妇的当面锣对面鼓的谈,原先的底价我们村委
会给你保证,如果有多出来的,也都您的!」
  听了村长的解释,范伟算是了解了情况,这时候,他是没办法不答应的。首
先,二蛋子家太靠近公路,女人存放在此不安全;再者,女人早脱手自己早拿到
钱才是真格的,这种货物可不能待价而沽。
  「好吧,那我就跟你们进一趟山里。」范伟无奈的答应了。
  村长点头哈腰陪着笑,竖着大拇指直夸范伟是个通情达理的好人。
  在二蛋子的指挥下,小黑屋中的女子很快就被放到了院子里的马背上,女人
被换了捆绑样式,两只手被绕过马脖子的一根绳子系在一起,两脚也被绕过马肚
子的另一根绳子系着,村长牵着缰绳,嘱咐着跟来的两个人看紧女子,不要让女
子从马背上掉下来。
  二蛋子回屋嘱咐了媳妇几句,大概是说今晚可能回不来之类的,然后出屋同
大家一起上路。
  二蛋子家在半山腰的盘山公路边,目的地小王村在山顶上,虽然只有十多里
的路程,但都是机动车无法通行的山路,就是小王村的人往山上运货,为了给牲
口减轻负担都很少套车,大多都是把货物直接担在牲口的背上,所以这条山上的
路十分难走。此时又是夜晚,一行人中只有村长和二蛋子两个人拿着手电筒,一
个在前一个在后着凉,中间的人,只能借着微弱的光线深一脚浅一脚的跟着走。
  上坡路特别累人,等一个多小时后到了小王村时,连搞体育出身的范伟都已
经气喘吁吁浑身是汗了。一行人首先进了村长家的院子,女子被从马背上卸下来
直接抬到了屋里,等范伟被村长让进屋里时才发现,村长的家里已经挤满了人。
  看着众人渴望的眼神,范伟都担心这个女子会被一哄而上抢跑了,不过他想
到进村和进到村长家院子时,一直都是静悄悄的没人打扰,心中便放心了。
  女子被二蛋子松了绑,塞口物也被取下,村长媳妇还给女子擦了脸整理的衣
服,然后女子被抱上炕斜斜的靠在炕头间壁墙上,一路上一直到这时,女子都在
沉睡中,完全不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成为真正的货物被叫卖了。
  「这个女人估计不到三十岁,看样子肯定是生过孩子了,不过这摸样,咱们
村的大姑娘也不一定能比得了,之前她干啥的就不说了,叫啥名字现在还没人知
道,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大伙今晚上来,主要还是看人看模样,看能不能生孩子
生儿子,是吧?」村长说到这里,扭头看了范伟一眼,继续对众人说道:「老规
矩,这个年纪的,四千元,不过今天谁给的多归谁。」
  村长一说完,屋里的人立刻嘁嘁喳喳起来,有的在评头品足,有的在低声商
量,过了一会儿,一个看上去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大声说道:「要是没人要,四千
块我们家要了。」
  「好,铁生妈四千块。」村长大声重复了一遍,算是记下了。又过了一会,
无人再出价,村长于是冲着一个邋遢的四十岁左右的男人问道:「二迷糊,你一
直不是都要抢着先看么,现在咋没声了呢?是没相中咋地?」
  叫二迷糊的男人见村长单独发问,猥琐的说道:「反正我等了这么多年今天
实在等不及了,多少钱我都要定了,不过这么互相抬价没头没尾的,所以我在等
没人抬价时,一口价拿下!」
  听了二迷糊的话,众人中立刻有人骂道:「二迷糊你这个缺德玩意,为了女
人和咱们村里人你也耍心眼,我咒你打一辈子光棍儿!」
  旁边更有不卖媳妇的人打趣道:「二迷糊今天一点儿不迷糊!」
  「你咒我也没用,今晚我就不会再当光棍儿了。」二迷糊反击了骂他的人。
  众人看到二迷糊今晚要买走女子的态度这么坚决,立刻就有人喊道:「四千
五,我要了。」
  接着又有人喊道:「我们家出五千。」
  二迷糊一听,气得差点迷糊了,急忙大喊道:「要是价格被抬得太高我就是
想买也买不起哦!」
  这么一提醒,果然没人敢往上喊价了。二迷糊等了一会,说道:「我出五千
零五十。」
  范伟一听,气得立刻笑了起来,不仅范伟笑了,屋里除了二迷糊和昏睡中的
女子,所有人都笑了起来。等大家笑够了,村长冲着二迷糊骂道:「有你这么喊
价的么,每次最少提价一百块,你要是想扯淡就赶紧滚出去。」
  二迷糊立刻一脸委屈的样子说道:「我不是扯淡,但太多钱我真的买不起,
好吧,那我出五千一。」
  这下再没人出价了,村长回头征求范伟的意见。范伟能说啥,虽然爬山路累
了够呛,好歹是多卖了一千一百块,也够补偿他的辛苦了,而且,听二迷糊这外
号,就知道家里一定穷得叮铛烂响,本来就穷,再成了酒鬼,还能从他身上挤出
什么油水呢!
  「行,就这个价吧,给完钱这女的就是二迷糊的了。」范伟爽快的同意了这
个价格。
  众人见事已至此,大都散去了,只剩下几个老太太围着范伟,请求范伟给他
们各自的儿子弄个这样那样的女人。乱糟糟的,范伟怎么能记得清楚,何况就是
记清楚了,这拐骗女人的事儿,都是见容易的下手,谁又会给他们『定制』呢!
  只剩下二迷糊和相关的人后,二迷糊如数付了买媳妇的钱,大伙帮着把女子
扶到二迷糊背上,二迷糊就像那上山时的老马一样,驮着女子回家去了。临出门
时,范伟似乎听到了女子在二迷糊的背上轻轻的哼了一声,不过,现在女子是二
迷糊的人了,跑不跑死不死都无关他的事情了,他现在是个生意人,生意人从不
关心已经出手的货物。
               【待续】

色小姐电 色小姐要疯了 四色房播网 第四色房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