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晨炮 - 优优色影院


经典晨炮



昨晚我看书看得很晚,睡时已经两点了,睡得一点也不好,总是在作着一个同样的梦,我呆呆地站在一块空地上,有人在拼命摇晃着我的大鸡巴,还有一个声音在问,怎么还摇不出奖呢,怎么还摇不出奖品呢?我朦胧中觉得有个柔软滑腻身体在挨擦着我,猛地睁眼一看,天已大亮,虽然拉着窗帘,外面看不见房里,但房里很明亮,洛洛醒了,她偎在我身边,双手搂着我脖子,雪白浑圆的乳房紧压着我身体,小手握着我的大鸡巴上下左右地撸动着。呵呵,原来是这个捣蛋的小家伙在摇晃我的大鸡巴,这梦与现实之间真近啊。我虎着脸问她:「小白兔!
一大早就捉住老狼的鸡巴不放,是不是想要了?「洛洛做了个鬼脸:」不知道!「

「哈,不知道?!你再说一遍。小白兔说谎是会被狼叔叔狂啃地」我一把把她抱在怀里,洛洛的双唇迎上来,我们热吻在一起。

一边热吻着,我的手捉住她的一对小白兔,轻轻地揉捏起来,她的身体紧紧贴着我,微闭着眼享受我的抚弄。我的手顺着她的胸脯、小腹、滑向她两腿之间的芳草之地,她感觉到了,顺从地抬起一条腿架在我身上,打开了大腿,我手一摸她阴户,呵,已经水淋淋湿溚溚了,年轻女孩子就是敏感,才揉了几下乳房,一摸就出水了,年轻真好。我的鸡巴不由自主地更加硬挺了起来,我拉过洛洛的小手放在我肉棒上,她轻轻地抓住我的肉棒说:「才亲了我两口就这么粗这么硬啊,你个老家伙,老流氓,老色鬼。」我逗她说:「我要是不粗不硬,怎么让你舒服啊。」她趴在我耳边说:「老家伙,摸我,你弄得我舒服极了。」

我进一步逗她:「哪现在想不想我再弄你?」听了我的话,她握我肉棒的手用力捏了一下,吻了我一下说:「你个老坏蛋,明明知道还问,我里面痒了,我要你帮我止痒,老家伙快上来!止不了痒我就揪掉你的大鸡巴给你安个萝卜!」。
听她这么一说,我的肉棒越发硬了,再摸她阴户,淫水已经泛滥了,简直就是一片洋。我翻身压在她身上,洛洛心领神会地双腿勾上我的腰,把阴户呈送到我肉棒面前,我的大鸡巴找到她洞口,屁股一推,整根肉棒直插入她的菊花深处,洛洛舒服得嘤地一身娇哼,向后一缩又向前一挺,紧密湿滑的阴户又一次含住了我的大鸡巴,裹得我惬意无比,我抬臀送腰,徐徐抽插起来。我由缓到快,由浅到深地抽插着洛洛的阴户,先是直进直出地插了一百多下,刹刹她的痒,洛洛舒服地哼哼着,身体随着我的抽插有节奏的迎送着,带动雪白的双乳上下颤动,浪态飞扬。我插了不到两百下,她就高潮了,身体一抖一抖地,只是洛洛还在压抑着自己的呻吟声。

我对洛洛说:「想叫就叫出声好了,外面听不见的。」听了我的话,洛洛做了个鬼脸,歪在床上喘息着,漾着一脸的潮红享受着高潮余韵的快感。

我双手握住洛洛双乳拔弄着她的乳头,下面挺肉棒再战嫩穴,这次我快进慢出、九浅一深地插起来,用龟头在阴道口时而拨弄阴蒂,时而翻弄小阴唇,再三搔弄后,一下长驱直入到底,然后缓缓抽出,在阴户口又是几番搔弄后一插到底……「啊——啊——,好痒,痒死我了……,哦——哦——,好舒服……」洛洛被我插得喘息着语无伦次了。我被她的浪态刺激得也无比兴奋,早上没有嘘嘘过小肚子涨涨地,所以现在肉棒越战越勇,半个多小时过去,洛洛已经两次高潮,我还挺立未射。洛洛在我身下,又一次长发纷乱,星眸迷离,一脸的潮红,就连一对白白兔也泛起了片片的潮红,浑身软得象一滩肉泥。

我把洛洛的双腿举起,架在我肩膀上,她的阴户再次耸现在我眼前,由于兴奋和充血,大阴唇越发饱满鲜嫩,两片小阴唇涨得娇艳欲滴,看得我肉棒肿涨难忍,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深度,看着自己的肉棒浸淫着洛洛的淫水、卷带着小阴唇在阴户中插进翻出,我兴奋到了极点,我也快高潮了,最后我蹲在床上用足根架起小岚的屁股,将肉棒狠狠地一插到底,龟头深深地钻入花心嫩肉。分开洛洛的花瓣让兴奋的阴蒂直直地立在绒毛中,我用手指快速地在涨大的阴蒂上技弄着。这时的洛洛只能发出声嘶力竭的呻吟声,喘息着把我的头按向她的双乳……
终于,我的肉棒再次在洛洛的身体中喷发了,将浓浓的精液一滴不漏地射在她的花瓣深处……这场肉搏战,我们尽兴释放。我插在洛洛的体,让肉棒在她身体中慢慢变软,再看洛洛,慵懒地躺在我臂弯里,鼻尖上一层细汗,雪白的胸脯起伏着,椒乳微颤,我慢慢抽出沾满她淫水的肉棒,凑到洛洛的嘴边,她会意地伸出小舌头把大鸡巴上的汤汤水水都吸得干干净净后,又把我的大鸡巴含在嘴里吞吐了几下,才拍拍我的pp示意我激战暂告一段落。我跳下床去洗澡了,洛洛原地未动地躺在床上,懒洋洋撇着雪白的大腿一动不动,湿漉漉的阴户大张着,任由精液混着淫水溢出阴道滴在阳光斑驳的床单上。

我一边洗澡一边回味着刚才一阵心旗摇荡的肉搏战,也回想着洛洛和我的过去和现在。洛洛在人前是一个矜持纯情的青春白领,天天在整洁气派的写字楼里蝴蝶般的穿梭着。和我独处时却没有任何羞涩,会尽情地发浪,褪下衣裙就变成了淫态万千的小浪猫。年轻女孩子的身体是让人百玩不厌的,或许这也就是众多老狼纷纷染指小妹妹的原因所在吧。我也不例外,洛洛年轻活力有性欲,敢说敢干,阴户一摸就湿溚溚的,最大的好处就是洛洛很乖巧,很听话,我可以放心地玩遍她身体的每一寸地方。我是不喜欢用安全套的,我的大鸡巴不沾女人淫水不会涨到最粗、不直接在阴户里射精很不爽(这也是我从不嫖妓的原因。)

耳鬓厮磨的日

子里,我们无所顾虑地纵情性爱之欢,洛洛在我性爱的催发下,身体发生了变化,当然这种变化,外人是看不出来的,只有我知道。由于得到我精液的滋润和每天的按摩揉捏,洛洛的皮肤更加光滑,乳房虽然没有涨大太多却变得越发圆润,越发让我爱不释手,大腿和腰线显得更加丰腴,而她的阴户不再是原来的淡粉红色,被我天长日

久的肉棒的摩擦、精液的浸润、淫水的冲刷,大阴唇颜色渐渐有些深了,原来两片单薄的小阴唇和阴蒂,由于常常被我玩弄得性兴奋充血,变得丰满肥腴,有了些成熟少妇的样子。我教会了洛洛各种各样的做爱方式和玩法,一般教她一两次她就学会了。比如她学会了在我肉棒插进她阴户时插收缩阴户、按摩肉棒的技巧。男人射精的时机是可以控制的,只是女方要会配合,洛洛还学会了控制阴户蠕动的快慢节奏,配合我推迟射精的时间,所以我们做爱时,除去前戏,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时间常常能达到一个小时,因而我常常在把她送上几次高潮之后,再和她一起冲最后高潮。

洁白的泡沫抹遍了我健壮结实的身体,不多的阴毛摔倒在我的大鸡巴周围。
我搓洗着我的大鸡巴,沐浴露的香气很象洛洛高潮后的体味,香香的,不是很浓却沁人肺腑。我大鸡巴又开始胀大了起来,我匆匆的冲洗过后光着身子走出了浴室。我站在房门口挺着大鸡巴向里望去,洛洛并腿跪在床上在做瑜珈。圆润尖挺的小pp高高的翘起着,菊花斜斜地对着墙上的结婚照,似乎有所诉,有所求的样子。一对小白兔被挤压得从她的臂下探出头来。雪白的小脚丫红扑扑的,绷得紧紧的很是迷人。我的脑海里浮现出《天下无贼》里范伟要劫个色的画面。
我毫不客气地走到洛洛的身后,俯身捧住了洛洛的pp,伸出长长的舌头,吻向了她的菊花。

洛洛本能地挣扎了两下,但我的舌尖一探入她的菊花,洛洛就不再挣扎了,喉咙里「嗯」的一声,闭上眼睛开始享受地扭动着腰肢,配合我的舌头从菊花舔到花瓣。片刻工夫洛洛的气息开始变粗,我探手握住了洛洛的双峰,揉捏着。
小小的乳头慢慢的硬了起来,我捏住了她们,不时的抻拉着,碾动着。我俯在洛洛的身后唏嘘有声地舔弄着,用舌尖顶开洛洛的菊花,伸进洛洛的花瓣深处吸吮着。洛洛挺着翘翘的小pp紧紧地顶在我的嘴上,光滑的身体扭来扭去,不住地挺高绒毛稀疏的阴户让我舔弄。白白的一对臀瓣在我的眼睛晃动着,深粉色的菊花一开一合着,绽放的花瓣还滴着我刚刚射进去的浓精,眼前的一切太刺激了,我不禁更卖力的吸吮着,把洛洛的淫汁和我的精液一起吸到嘴里,品味着。
洛洛的花瓣里早已淫水四溢,我用手指拨开湿呼呼的大阴唇,只见亮晶晶的淫水中,两片肥嫩的小阴唇若张若合,中间的阴蒂充血鼓起,阴道口的嫩肉象新鲜的蚌肉似的在轻轻蠕动……这么美的阴户一定要好好玩玩,我要梅开二度,我要把洛洛再一次操得死去活来。

我握住自己坚挺的肉棒,没有马上插入她的洞洞,先按住洛洛的小pp,拇指顶进了洛洛的菊花,被我开发过不知道多少次的菊花一下子就接纳了我的拇指,深深的吞吐着。我用龟头在她的花瓣中顶来顶去,象犁地似的,从下到上,再从上到下,搅弄着她的阴蒂、阴唇,龟头用力忽轻忽重,时深时浅,洛洛的淫水越来越多,跪在床上用力的揪扯着床单,喘息着:「啊……啊……痒死我了,别再弄了,进来啊,我要……」。

「要什么啊?洛洛」「我……我要你的大鸡巴,快……快给我,我痒死了」
我看差不多了,就对准阴道,一挺龟头,「吱」得一下,把整根肉棒一下插进洛洛的肉洞中,她浑身一颤,用力地坐向我的大鸡巴,洛洛现在还真够骚的,阴户又热又滑,我的肉棒明显感觉到她阴户中的嫩肉紧包着我,贪婪地吞噬着我的肉棒,我俯身重重地压在洛洛的身上,一只手在她的两只小白兔上揉搓着,一只手分开她的花瓣在她的阴蒂上勾弄着,随着手指的运动洛洛的呻吟声越发狂野起来。

我的大鸡巴在洛洛的肉洞里一口气抽插了一百多下,「啊……好舒服,啊…
…哦……舒服啊,你弄得我太爽了老家伙,操我,操我!!「

洛洛被我插得发出一声声浪叫,长碎的头发随着她摆动散散的落在被揪得一块块褶皱的床单上。我加快了抽查的速度,快速有力地抽插着,洛洛的呻吟声一下停了,用力的坐向我的大鸡巴后一下扑倒在床上抽动着。呵呵,小家伙又高潮了。

我的肉棒还是硬邦邦的,洛洛的小花园比前饱满丰腴多了,后入位插到底的时候,丰满的阴户紧紧拥挤住我的大鸡巴,好象要整根吞进去似的,龟头在她阴户里顶开层层嫩肉,哪种肉棒被揉摩的感觉简直是无法言表。我直起身来翻过洛洛软得象面条一样的身体,分开她的双腿又开始一轮更深的抽插,她身体的柔韧性很好,大腿可以弯曲到身体两侧,这样阴户打得最开,可以插得最深,我每插一下都是挺腰直锥到底,再狠狠地在花心顶两下,插得洛洛身体乱颤,双乳乱跳,就连席梦思床垫也跟着春情涌动不停地呻吟着,如此又插了一两百下,突然我的大鸡巴感觉到洛洛的阴户里一阵阵地发热收缩,她一把紧紧抱住我不放,象条美女蛇一样紧紧地缠在我的身上。

我知道她又要高潮了,于是更加用力狠插,小腹撞得啪啪作响,大鸡巴每一下深都插到底,死死顶住她的花心肉。洛洛的子宫口硬硬的,滑滑的,中央一个浅浅的窝,龟头每次冲撞到这里都会被擦得痒痒地。

洛洛的小洞越缩越紧,象她的小嘴一样紧紧地吸着我的大鸡巴。抽插的快感从龟头涌上了头顶,我腰里一松,龟头一翘,肉棒象机关枪一样突突跳起来,一股股热精直冲而出,狠狠射在洛洛的阴户最深处。快感冲击着我的身体,在喷射的几秒中里,我控制不住和洛洛一起发出了几声呻吟声,太舒服了。洛洛浑身完全瘫软了,躺在床上象盘子里的意大利通心粉。我压着她,好一会,我的肉棒在洛洛阴户中慢慢变软,我抽出阴茎,将龟头上残留的精液涂在她花瓣上,当我用龟头磨擦着她的阴蒂时,洛洛的阴道轻轻蠕动了一下,精液从阴道口慢慢溢出来。
我栽倒在洛洛的身旁,轻轻咬着洛洛的耳珠,小考拉,今天早上爽歪了吧,要在平时我敢保证你没有力气去上班地。洛洛这时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向我呶了呶嘴做了一个亲吻的动作。我搂住洛洛的肩膀,轻拍着,她就这样紧紧的贴在我身上,象小猫一样蜷在我的臂弯里睡着了。洛洛睡着了,我轻轻的抽出有些发麻的手臂,把她摆成一个更舒服的姿势。我知道她的花瓣里还溢着她的淫汁和我的精液,于是分开她的腿轻轻的用舌尖清理工一般地仔细打扫起每个褶皱来。舌尖掠过阴蒂时,睡梦中的洛洛发出了几声梦呓一样的呻吟声,不知道这个小家伙梦里是不是一样被我操得高潮迭起。

其实想用舌头把洛洛的花瓣清理干净是很困难的一件事,往往是越舔越湿。
花了很大力气才控制住自己不再舔舐下去,咂着嘴,品味着齿间的滑腻香润,走进了厨房。我扎上围裙开始忙活起来,一脸坏笑地的哼唱着,小兔了乖乖,把腿分开,老狼要把大鸡巴插进来……

洛洛在撒满阳光的大床上甜甜地睡着,我在厨房里为一顿丰盛的周末午餐忙活着。寻常百姓所经历的生活也许就是应该这样的,在爱与做之间磨砺着,散发出诱人的光彩和气息。

【完】

[本帖最后由chengbo898于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