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賤貨女友~新文 - 优优色影院

我的賤貨女友∼淫話性交1

—————————————————————–

  首先說說我的女友,她並沒有其她女人那樣白皙的肌膚,不過算是健康膚色吧;170CM 的身高,B 杯的乳房,除了有一點「豬腩」外,身材很好,我常說她

減一點肥就可以去做模特了,齊肩的長發,總之美人一個{ 不美我又怎麽會泡她呢:} ;在這里,我就叫她怡,小弟就叫牛角包吧。

  我和她一起有大半年了,第一次約她時並不覺得她是個騷貨,連手都沒讓我碰。誰知道……到第五次約會,不但和她濕吻了、還摸了她乳房、再摸她下面…

  …。雖然摸她下面時是隔著褲子,可是當我用手大力摩擦時,她竟然還隨著我的手搖擺著身體!可惜沒多久就讓人打斷了我們的性致,因爲那時我們在馬路邊的草地里哦!!就著樣,半個月后她就開始用手幫我打炮,再半個月,我們就正式做了。就著樣,我們過了半年刺激的生活。

  可惜真的天有不測之風云,3 個月前,她經朋友介紹,到廣東東莞工作去了。

  還好我這里去東莞不算很遠,所以,每個月我都會去她那里(她住出租房了)

  好好的「安慰」她。

  就在上個月,我又去她那里住。晚上做抽插運動的時候,她突然說:「早上看了篇知識性(就是性知識)的文章,說在做愛的時候最好雙方找些話說說。」

  ‘哦,說什麽好啊?’我也知道這時應該大家說說話,可是我們從以前做愛時就很少說話的,無非她說說嗯-嗯-啊——(應該是叫)我說換換姿勢的,都沒什麽內容,所以一時間也不知說什麽好。這時,我突然想起和她看的一部電影《救命》里,許志安叫林嘉欣賤貨,然后上床的情節。于是,我就對她說‘賤貨’,她好像沒聽清楚地看著我,于是我再說‘賤貨!’同時加快抽插速度,她立刻表現得很爽,叫得大聲了。‘賤貨,怎麽樣?插得你爽嗎?’「你才是賤貨,賤人!」

  她說,于是我更大力地插到她花芯,說‘我是賤人,你是賤貨,是不是?賤貨被插得爽嗎?’她已經很激動,說:「爽啊,使勁,大力點、再大力點—插我,哦——」(聽說女人喜歡那種三淺、九淺一深的插法,但我女友偏偏喜歡我一插到底,然后不停地使勁抽插、撞擊她、頂她花芯,說這樣激勵刺激;以前我就想,不是蕩婦才喜歡這樣插的嗎?)有她這樣鼓勵,我自然更賣力‘賤貨,插得你好爽是不是?爽就叫大聲點。’接著,在我一邊罵她賤貨,她一邊大聲叫床下,我們雙雙達到了一次很愉快的高潮。結果這兩天,我們都用這個方法做愛,連我的能力都提高了,還插得她梅開三度,按她說,有一次高潮還是兩次連著一起來的,間隔只有十來二十秒(我就奇怪,那次高潮怎麽這麽長。)

  回到自己家,我就想:如果給些色情文章她看,要她學里面的東西,然后我們做愛時拿來說,那麽就可以提高做愛的質量了。可是,這些文章大多都那麽變態,我可不敢隨便給她看。阿怡在做愛時雖然像蕩婦,可平時她很正經的,連衣服穿性感點夠不肯,以前給她看過她就不喜歡了;如果給她到些多P 啊、換妻啊之類的,引起她反感,那可得不償失。

  就這樣到了月中,卻發生了一件天公作美的「好事」,讓我的想法變成現實。

  那天是星期五,中午阿怡打電話過來,說:「明天我和朋友去廣州玩哦。」

  ‘好啊,去玩玩見識見識咯’我說。晚上,我發現有點東西忘了問她,于是打電話過去:「是了,你和誰一起去啊?‘「就是阿勇咯」(阿勇是她以前的同學,剛好也在東莞打工,有時她會去找他玩)’啊!?就和他去?沒其他人啦?‘「是啊,怎麽樣?你不是叫我去見識見識嗎?我只是去一天而已嘛。」’嗯……好啦,自己小心點,保持電話聯系吧。‘只是帶她去廣州玩,我對我女友是很放心的,所以寒暄一下就沒多說了。

  第二天一早,她打電話過來,說要過去了,因爲用的是大衆卡,所以到了廣州就不能打電話給我了。我說到了廣州就用阿勇的電話或者用公話打來吧,她說嗯。誰知道……一整天都沒電話過來了,我只有干等‘那個賤人,去玩就居然完全不理我了,打電話來你就知道味道。’可是等到晚上11點都沒訊息,我可有點慌了,千萬別有什麽意外啊。11點多后,終于有電話來我家了(我家沒有來電顯示),一聽,是阿怡打來了。‘賤人,你在哪里!?’我問,「我在坐車回家」

  ‘啊,那麽晚?’「是啊,玩到很夜,現在在坐野雞車回家」‘哦,阿勇呢?

  ‘「他留在廣州親戚家」’嗯,回到家發短訊給我吧‘;呼…終于松一口氣,玩了一下遊戲,我就睡覺了,接著一覺睡到大天光。艾∼?少了點東西!怎麽晚上沒人嘈醒我?看看手機,沒有訊息,打過去,又是關機了!難道沒電?……過了些時候,家里的電話又響起,一聽,是她打來了。我趕緊問她在哪里、在干什麽…

  …罵N 句她。終于,她對我說實話了:「其實……我有點東西在騙你」,‘啊?

  什麽啊?‘「就是,其實我不是去廣州,而是去珠海玩了,現在和勇在一起住在他親戚家……」啊!真是晴天霹雳!!我這個女友居然這麽大膽(雖然我知道她不會做出對不起我的事)。接著,在我威迫下,她慢慢把這兩天的事說出來(還算老實)……,說著說著,她越說越小聲,我問她干嘛,她竟然說:「勇還在這里睡,我不想嘈醒他。」’什麽!他在你旁邊睡著,你在打電話給我!!?

  ‘接著她又解釋,他睡在客廳,電話也在客廳……等等。我早就意識到這是個什麽機會,故意引導她說有沒有對不起我;最后,我奸笑著說:「哼!就這麽簡單,我才不信,這個星期我就來了,看我到時怎麽對你嚴刑逼供!賤貨。’接著幾天,我又發了些色文給她,同時叫她想定口供,她也明白我想干嘛了。

  經過漫長的幾天等待,終于坐上汽車去到她家。我還特意去買了個套在陽具根部用來延時,同時撞擊陰部的延時環。晚上,陪她逛了下街,回到家里,期待已久的嚴刑時間終于可以開始了——一上床,我就用震動跳蛋刺激她(我們很久以前就開始用了,她還很喜歡),一開始她就濕了(阿怡很容易濕的,有時真懷疑她是不是整天都是濕的,可惜她的水卻很少,不會有流濕褲子的那種效果,有時和她干的時間長了些,她竟然說里面好干、受不了,叫我加點潤滑劑!如果有淫友知道有什麽能令女人淫水增多的秘方,可要告訴小弟一聲)。我在她陰道周圍和陰蒂來回刺激,開始發問:「賤貨、騷貨,騙我說去廣州玩,其實跟男人去了珠海!還在和人家睡時打電話給我!‘「嗯-他累了在睡,我想你了,就打來給你嘛。」’他累了?他干嘛累啊?‘「他插了我整晚,當然累啦!」這騷貨,不用我說明她就自動這樣說,我們真「心靈相通」。’好,賤貨,不用急,我先從頭問起;你喜歡讓人插是不是?我立刻就來插你!‘「來吖,不過人家插得很大力的哦。」我套上那延時環,龜頭對準阿怡的騷逼,使勁一下插到底,延時環撞在她外陰,雞巴頂在她花芯,看得出她得表情騷到出汁了。

  我慢慢地抽出插進,又開始發問:「他陪你坐車過去的,那麽你們兩人坐在一起啦,他有沒有乘機非禮你啊?‘「嗯-,有啊,他先是非禮我,后來還干了我!」’干了你?在車上?!‘「是啊。」(哇!我都只是引導她說在車上讓你非禮罷了,而且在車上非禮都很過分啦,這里又不是日本;這騷貨竟然說在車上讓人干!)’車上那麽多人,他怎麽干你啊?那不是很多人在看?‘「嗯,好多人看,沒所謂啦,他們又不出聲,還很喜歡看呢」’賤貨,讓人在車上非禮還不夠,還讓人在車上干!‘我一邊說一邊加快速度「喔-嗯-他摸得我性起,索性就和他干了。」’我也常在車上摸你啊,你又不給我摸?‘「我喜歡給別人摸,就是不給你摸」說出這樣的口供,自然得到我更大力的懲罰,我用力捏著她乳房,問:「他在車上怎麽干你啦?說!’「啊-,他先是摸我,摸得我好過瘾,就讓他脫光衣服任他摸啦。后來我下面受不了,就坐到他身上給他干了。在車上這樣插好舒服,而且旁邊又在看,好過瘾。哦-喔-」問完第一份口供,我就專心施我的「刑」,接著,她在一連竄淫叫聲中,得到了第一個獎勵——高潮了。

  問完第一份口供,獎勵了一個高潮給她后,我開始問第二份:「到了珠海,你們就去遊泳是嗎?‘「嗯,他和我逛了一陣才去」’哦,還去逛什麽街啊?‘「是啊,我要去買泳裝嘛,他就陪我去了。」’我不是和你買了件了嗎?‘「我沒有帶去嘛,所以和他去買,順便叫他幫幫眼。」’幫幫眼?他怎麽幫眼啊?‘「就是我試衣服給他看,他說好看就買咯。」’賤人,我和你去買時你只是看看款式,和別人去就試給他看!‘「啊-試啊,我先穿了件在更衣室,就叫他進來看看好不好。他一進來,就說不好,一手拉掉了上面,搓起我的乳房來;喔-,跟著又隔著泳褲摸我下面,摸得褲全濕了。啊-,他才又拿了件給我,說買這件,跟著就去給錢了。我們走出店時,回頭還看見老板奇怪那泳褲怎麽濕了,嗯-」

  ‘那幾時才去遊泳啊?’我問。「去到海灘已經過了傍晚了,不是很多人在,我去換泳衣,才發現那是件很性感的比堅尼,好少布哦。」‘賤貨,平時叫你穿性感點都不肯,一出去就穿性感比堅尼!’「啊-給別人看過瘾過給你看嘛。」

  ‘騷貨’我用雞巴回應她。「嗯-,我一穿出來,就好多色狼看著我,看得我下面都流水了,于是趕緊拉他下去遊泳了。我們遊一下,又上岸玩一下……」‘嗯?

  就這樣?然后呢?‘「然后、然后到了天再黑點,這時很少人了。他又拉我下海,說再遊一下就走。誰知道一遊出去,他就在水里把我的比堅尼脫了,拿在手里,就開始干我了,啊-」’騷貨,在海里干,你不怕……‘「不怕啊,別人看不見的,我們就邊看著岸上的人邊做,刺激死我了,哦-」。「干了不知多久,他把我的頭按進水里,要我幫他含雞巴,我才含了一下,他突然就射進來了,好多、好多…」’好多?好多海水是吧?‘「不是,是精液,嗯-,也有海水吧,反正我全吞進肚子里了,啊-!」我突然使勁地撞擊她,說’賤貨,我平時給你吃你就不吃,居然去吃別人的!‘「嗯-,我不喜歡吃你的,我就喜歡吃別人的,怎麽樣?」這騷貨,都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教她,居然說得那麽賤,我激動得使勁地大力撞她花芯。「啊-,使勁,大力點、再大力點,你頂得我里面都疼了!」

  疼了還叫我使勁,是她說的,使勁就使勁!

  ‘跟著就完啦?’我問。「嗯-,還沒有,接著我們去換衣服時,他把我拉進男更衣室又干啦!」‘哇,你說我都不信啦,剛干完又干。’「人家強嘛,哪像你。」(說起來真不好意思,小弟通常一晚只射一次,很少兩次的)。‘好,干死你就好,不過更衣室那麽多人出入,你們怎麽干啊?’「夜了,不是很多人啦,沒什麽人過問;有問起的,他就說我是雞,還叫人過來摸我,啊——」‘賤貨,你說你是不是雞啊?簡直比雞還賤!’「喔-,我不是雞,我是騷貨,喜歡讓人插、讓人摸罷了,哦-,快干我,大力點、哦——」到這里,她終于又經不起我折磨,第二次高潮了!!

  這時我也有感覺要射了。‘是了,男人的更衣室都很大尿味的啊,因爲男人常常就在那里小便,有沒有人尿在你身上啊?’想起給她看過的一篇《另類浪漫》,我就這樣問了。「啊-,沒有,沒有。嗯-,不過、不過,在他做完后,我全身軟了躺在地上。他突然、突然就對我尿了起來,射在我身上,我頭上!」‘唔——!’我這是也再忍不住了,射起精來了‘尿得好,你這賤貨,該用尿淋你!

  ‘我也得到了一次全身舒暢的高潮。看看時間,也已經做了一個多小時,我的腰也很累了。收拾了一下,我們便滿足地相擁而眠。

  第二天早上,經過一晚充分的休息,一醒來就已經性趣昂然了。于是伸手過去搓阿怡的乳房,很快她就被我搓醒了,迷迷糊糊地說:「喂,不要搞啦,讓我再睡會兒。」‘還睡?我的小弟弟都醒了,你怎麽可以這麽懶,快跟它打招呼!

  ‘我就拉她的手過去摸我小弟弟,她就熟練地摸起來,我跟著就伸手把她的小妹妹也叫醒,說:「昨晚的口供才說了一半,現在把后面的也招出來!’「現在啊?

  嗯,好啦,那你問吧。」于是,第三份口供開始錄了。

  我先用中指淺淺地插進她騷逼搞動,開始發問:「你們遊完泳后,跟著又去哪里了?‘「遊完泳,他說約了朋友在酒吧看歐洲杯,就帶我過去了,我到了那里還打電話給你了。」’是啊,賤貨,你還騙我說正在會廣州呢!‘我把手指的動作加大,「唔—,是啊,打了電話騙你,他就帶我去他朋友開的房間,我們說了一下話,喝了點酒,就開始看球了。」’喝了點酒?你有沒有給人灌醉啊?他朋友又有多少人啊?‘「沒有,我沒有喝多,喝到臉紅,我就沒喝了。他們就兩三個人。」’兩三個?兩個還是三個啊?‘「就是兩個、加上三個,五個人咯。」

  ‘哇,五個人,還不輪流把你灌醉?’「沒有,我們看球賽啦。」‘看球賽,你會看嗎?我怎麽不知道?’「是不會啊,所以他們教我看。」‘哦,那麽你現在會看嗎?’「還是不會啦,因爲……因爲他們教著教著,就對我動手動腳。」

  ‘哼,這才是真話。騷貨,是不是你先勾引他們啊?阿勇呢?’「我才沒有,是他們先動手的。阿勇最專心看球了。」‘哦,當然啦,他都玩完你了。現在送你給他朋友玩,還好過去叫雞啊。’「啊,是啊,我喜歡給人操,讓他們操我就好了,啊-」‘騷貨,就等我來操你!’我又忍不住,脫光了就把雞巴塞進她騷逼里搞動。

  ‘他們怎麽玩你的啊?說!’我邊操她邊問,「可能人多他們怕等不及,脫光了我的衣服,其中一個就按著我的頭,要我含他雞巴,他的雞巴好臭,可我又不敢說,唯有幫他含了。跟著一個在就插進來了,這個人的雞巴好長哦,長你許多,差點頂開我花芯了,插得我好舒服,比跟你做舒服多了,啊-」‘賤貨,居然說別人的雞巴比我長,看我不插死你!’我使勁撞阿怡的騷逼。「嗯-,他們兩個就在那里操我,操得我好爽,其他人就在看球。長雞巴的干了我十來分鍾就射了,就著在看球的人就來一個又操我。」‘這麽快就射啦。是了,他們有沒有帶套啊?’「沒有,我不喜歡帶套做,他就直接射在我里面,好像還頂開我花芯直射呢!」‘賤貨!這樣亂搞都不帶套,萬一有了怎辦!?’「有了就有了啊,叫你帶綠帽!」這賤貨,這種話都敢說,我還不操得她死去活來,不過我阿怡的卻不喜歡我帶套做,說那樣不過瘾,但我只有在安全期才敢不帶的。‘接著呢?

  誰干你?‘「接著…就著這個雞巴就短短的,不過,他好粗哦,是全場最粗的!

  插得我同樣過瘾,嗯-」‘那麽快上個最粗的?那插松了你騷逼,后面的人怎麽辦?’「就是啊,他干得又久,含得那個臭雞巴都射了,他還沒干完。」‘啊,那個臭雞巴射在你嘴里啦?’「是啊,他連精液都是臭的,不過我也給他吞下去了!」‘賤貨,我的精液那麽好吃你都不肯吃,甯願去吃個臭的!’「臭就臭,我就是喜歡。那粗雞巴還干了有十分鍾才射,接著上來那個干了一陣,就罵那粗雞巴把我騷逼搞松了,弄得他不過隱。」‘哦,那麽怎麽辦?’「怎麽辦?

  我就叫他先搞我后面啦。」‘后面?你叫他插你菊洞啊!?’「死賤貨,我都沒舍得插,你就讓人給插了!」(阿怡的菊洞我插過一次,一進去她說太疼,結果我就退出來了,不過平時倒有用手指玩)「嗯-唔——,結果,他們一邊看球,一邊就有兩個人同時干我,干得我好過瘾,叫得好大聲哦。」‘等等,叫得很大聲?

  一個操你,一個含雞巴,你怎麽叫啊?‘「嗯,他們一個插我前面,一個插我后面啊。」’騷貨,玩三文治是不是很過瘾啊?‘「是啊,很過瘾,很舒服,」

  …

  ………接著過程有點單調(反正就是輪奸啦:),所以在此就略過了,不過在這單調中,我把她操到兩次高潮了。

  在她高潮過后,我接著問:「最后呢?‘「最后,他們同時用兩個雞巴一起插進我騷逼,插得我又疼又爽,都不記得高潮了幾次。最后看完球,他們也干完了我,把我騷逼射得滿滿的,沒讓我穿內褲(當時穿短裙),阿勇就帶我走了。

  當我起來走時,騷逼里的精液流出來,流得我滿腿都是,有人注意到看著,羞得我想找地洞鑽,嗯-」‘騷貨,你就是暴露狂。’「唔-,然后阿勇帶我去一間屋子睡,我睡到天光,想起你,就打電話給你。」‘是啊,騷貨,我還問你怎麽說話那麽小聲,你說阿勇在旁邊睡。’「其實啊,其實他也醒了,而且趁我跟你講電話時在搞我,我被搞得受不了,唯有放小聲點,怕給你聽見。」‘騷貨,這你也想得出來!’其實啊,我很喜歡趁女友講電話時搞她,有一次還試過在她跟她爸講電話時插她(唉,誰叫她爸在我們做時打電話來),看著她一邊說電話,一邊忍著不發出異常聲音的表情,很是過瘾:)。跟著是她接著說阿勇又在屋里搞了她一天,而我在她說著時又把她推上了第三次的高潮!

  在她三次高潮過后,對我說:「你要射沒有啊?我下面好疼了!」(想起來這次小弟真厲害:)‘啊?又疼了?我還沒感覺啊,怎麽辦?’「怎麽辦啊?我真的好疼了,你快點啦!」‘啊,那怎麽辦好啊,我真的還沒有感覺。要不,這樣吧,換個更刺激點的做法。’「怎麽?你快做。」其實,小弟這個刺激的方法,就是野外做愛!我跟女友試過幾次,每次我都忍不久,很快就射的,可能因爲緊張刺激吧。于是,我把她抱到窗口邊,她知道我想干什麽,死活不肯過去;畢竟現在是在住宅區,到窗口做可能會給人看見,而以前只是在沒人的野外。‘你不想我射啊?你不疼了嗎?’她沒有辦法,只好退而求次,在窗口邊側著身,彎著腰讓我從后面干她。這樣雖然只會看到背面,但有人看見的話也知道在干什麽了。

  于是我就飛快地插動,果然,過不了幾分鍾,小弟終于忍不住,把自己的精液也全灌進她的騷逼里面了——《淫話性交》一段完,如果以后再和女友又發生什麽浪漫刺激的事,有機會或許小弟會再寫出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