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名人妻連女兒共事一夫 上 - 优优色影院

林宏偉自幼父母雙亡,被孤兒院收養長大,所以自小就養成刻苦耐勞的獨立個性,從讀國中開始,就半工半讀的完成大學的學業,現任職一家**大企業公司,擔任有關英文業務之處理事項,生活尚稱餬口,在這個工商業發達,到處都是競爭的對手,職少人多,人浮於世的社會中,能求得一職,也算是幸運兒了。

  

    若無人事背景,別說陞遷加薪,稍有不慎,可能就被老闆炒魷魚了,因為每年都有數萬的大學畢業生,尚徘徊在就業的大門外,翹首等待著這萬餘元的工作呢!

  

    故此林宏偉競競業業默默的工作,知道錢是人的第二生命。每月的薪資除了房租及伙食外,所剩下來已寥寥無幾,為了開源節流,不得不去找一份晚間的兼差,多賺點錢,蓄存起來,日後也好成家立業。

    閱讀報章人事欄刊載──

  

    『誠徵家教:須大學畢業,家教一位,指導高中學生英、數兩門功課,意者請於明天上午十至十二時,駕臨**路**號胡太太洽談。』

  

    林宏偉一看徵請家教的**路,乃是本市高級的黃金地段,若非大商富貴、有錢的人仕,哪裡買得起這個地段的房子。

  

    於是請了一天事假,第二天一早騎著機車,到達該址**路,原來該地段都是兩層樓的花園洋房,找到**號下得機車,一看手錶,剛好十點正,於是伸手按動電鈴。

  

    對講機裡傳來一聲嬌滴滴的聲音問道:「是那一位∼∼」

  

    「我是來應徵家教的。」

  

    「嗯!請進!」

  

    「拍!」的一聲!鐵門的自動鎖開了,又聽「拍!」的一聲,雕花的大銅門也自動打開了。

  

    林宏偉脫掉皮鞋、換穿拖鞋,走進客廳一看,「哇!」好大的富麗堂皇的客廳,全是進口的高級傢具,若以自己目前的薪水來講,別說是花園洋房,光想買這些高級進口的傢具,就是不吃不喝,也得干它個十年八年。正在自思自想時,由內室姍姍走出一位中年美婦來。

  

    林宏偉一見,急忙鞠躬致意:「胡太太,我是來應徵貴府家教的。」

  

    中年美婦嬌聲說道:「別客氣!請坐!」

  

    二人分賓主面對面的坐落在那高級的沙發上,中年美婦的一雙美眸凝視了林宏偉一遍後,芳心一陣激盪,好一位風流惆儻、英俊瀟灑、健碩高壯的年輕小伙子,不覺芳心頓起一片漣漪,粉臉羞紅髮燙,春心動盪,小肥屄裡面騷癢起來,而濕濡濡的淫水毫不自禁的潺潺流了出來,把三角褲都弄濕了。

  

    林宏偉也被眼前這位中年美婦的美色,看得口瞪口呆。

    她那羞赧半參的姣美粉臉,白中透紅,微翹艷紅的櫻唇,高挺肥大的乳房,隨著呼吸一上一下在不停的顫抖著,肌膚雪白細嫩,豐滿性感的胴體,累緊包在那件淺綠半透明的洋裝內,隱若可以看到那凸凹分明的曲線,和乳罩及三角褲,尤其她那一對黑白分明,水汪汪的大媚眼,最為迷人,每在轉動的時候,似乎裡面含著一團火一樣,鉤人心魂,那般成熟嬌媚、徐娘風韻的媚態,直看得林宏偉神魂顛倒,忘記是來應徵的。

  

    胡太太被他看得臉泛桃花,芳心不停的跳耀,呼吸也急促起來,知道眼前這位漂亮標緻的小伙子,被自己的美艷、性感成熟的風韻,迷得神魂顛倒,而想入非非了。

  

    到底薑還是老的辣,胡太太先打開了僵局而嬌滴滴的問道:「請問!先生你貴姓大名。」

  

    林宏偉被她這一問才從癡迷中回過神來:「哦!哦!敝姓林,草字宏偉。」

  

    「嗯!林先生現在是否有所高就,府上還有些什麼人?」

  

    「我目前在**大企業公司擔任有關英文外貿業務等事項的處理,協助外貿部經埋拓展國外市場之工作。我從小父母雙亡!是有孤兒院長大的,讀中學和大學是在半工半讀的艱辛困苦中的環境之下,熬出來的,我現在是單身一人。」

  

    「哦!林先生你真了不起,能在艱苦的環境磨練中而出人頭地真使我欽佩,請你把學歷證件給我看看好嘛?」

  

    林宏偉把證明文件、雙手呈遞過去,胡太太伸出一雙雪白粉嫩而塗滿艷紅指甲油的玉手接了過去仔細地閱覽一陣,抬頭用一雙水汪汪的媚眼望著林宏偉,展眉一笑嬌聲道:「林先生原來是國立**大學畢業的高材生,真是失敬得很!」

  

    「那裡!那裡!謝謝胡太太的誇獎,我真不好意思,請問胡太太府上是那位少爺或小姐要補習呢?」

  

    「是我家那個寶貝兒子,都讀高二了還是貪玩不用功,我和他爸爸怕他考不上大學,所以請位家庭老師給他早點指導,他也好早作準備,預計以這兩年的時間來完成英文和數學兩門主課,時間是每晚七時至九時,每星期一、三、五教英文,二、四、六教數學。林先生既然沒有塚人,晚飯就在舍下吃吧!至於薪水暫時給你一萬五千元,不知林先生意下如何?

   這樣好的條件林宏偉當然是欣然應允。

  

    「那就這樣說定了,林先生明天下班後,就來舍下吃晚飯,開始吧!」

  

    林宏偉到胡家任家教轉眼半個月多了,對胡家的情形大致上已瞭解不少,被教導的學生胡志明,使用恩、威並施的手法,已將他漸漸導上正途,很用心的讀書做功課了。

  

    在胡志明的口中知道他老爸是***大公司的董事長,五十多歲,人還蠻和氣的,但是為了交際應酬,很少回家共進晚餐,有時一星期都不回家住宿,聽說是在外面和小老婆同宿,他父母為了此事,時常吵鬧。

  

    胡太太四十出頭,偶而外出打打牌以外,每晚一定回家督促兒子的功課,家事及燒飯等雜務僱用一位歐巴桑來處理,早上來晚餐後洗好碗盤和整理好廚房就回家去了。

  

    其姐胡惠珍在**大學就讀一年級,平日都住宿在學校的宿含裡,星期六才回家,星朗日下午再返回學校。

  

    實際的講起來,胡家每晚在家中睡覺者,只有她母子二人而已,偌大的一棟兩層花園洋房,顯得空蕩蕩而毫無生氣。

  

    林宏偉心中暗自思忖,胡家表面上看起來是個富豪而安祥的家庭,其實內部含有很多的問題,其中緣因:

  

    第一胡董事長似乎巳嫌棄自己的太太,已到中年顯出年老色衰,對她已不感性趣,而在外面另築香巢,金屋藏嬌,所以不太願意回家,避免和太太爭吵。

  

    第二胡太太雖然四十出頭,平時保養得法,再加上生活富裕,養尊處優,其姿色秀麗、皮膚細嫩潔白、風情萬千,猶如卅左右之少婦,卅如狼、四十如虎之婦人生理及心理已臻成熟的顛峰狀態,正是慾念鼎盛之飢渴的年華,若每晚都處在獨守空閨、孤枕難眠的性飢渴歲月中,是多麼的寂寞和痛苦呢?

    第三其女胡惠珍生得和她母親一模一樣,年華二十,豐滿成熟,乳大臀肥,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看她的舉止行動,新潮而熱情浪漫,觀看她的身材已經早非處女之身了。平日在校住宿,其私生活的交往情形,連她的父母都不知道。

  

    第四其子胡志明是個十足的公子哥兒,貧玩又不愛讀書,這一個月來,雖被林宏偉教導已漸上正途,很用心的讀書做功課,但是他畢竟還是個十七、八歲的男孩子,好玩好動的個性也還是改不了,偶而他母親的牌局未打完尚沒回家,就要求林宏偉放他一馬,今晚休課讓他好溜出外面玩一會。

  

    嚴格的講起來胡家的四位,都有著各人小天地,外表看起來不錯,裡內確是個不太和諧的一個家庭。

  

    林宏偉想想自己也覺得好笑,俗語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別人的家庭是否和諧,和你有什麼相干,不管怎麼樣人家總是親生父母和子女,你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閒事!』只要胡家每月不少你的補習費,就成了,學生既然不願讀書,你也落得偷閒一下,何樂而不為呢?

  

    轉瞬林宏偉到胡家任家庭教師快三個月了,與胡太太斯混熟了也比較親近多了,互相就毫

無拘束感了。